button曾被狂点赞的日本宽松式教育,为强国它将被彻底抛弃了

国内各种媒体、个媒体时常见到这样一个点赞话题:日本宽松式教育。
 

       大意说日本孩子不用像中国孩子那样,每天必须学习多少小时,需要提前认识多少个字,能解答多少以内的加减乘除。他们大多数的时间都被放在学习以外,学校以外的领域,比如自己的事自己做,接触大自然,待人宽容有礼貌等等。这些对比,曾经引来多少中国父母点赞,愈发显得中国式教育下的孩子有多苦,进而得出不快乐的童年对成年后的性格养成有多坏。
 



       然而就在昨天,日本文部科学相驰浩在内阁记者会上正式宣布:“与宽松式教育的诀别宣言,将得以明确。”并强调,从下一期的学习指导要领开始,首先将做到不削减学习内容的量,并确保不降低学习内容的质。知识是鲜活能动的,同时得启发孩子的自主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切的改革行动,皆源于日本政府的一项新国策------教育强韧化。

※「教育の強靭化」,感兴趣的微友可搜索日本的另一项国策「国土の強靭化」。

       为了强国,日本政府力排众议,顶着不小的反对意见行动起来。
 



       宽松式教育,日语「ゆとり教育」,1980年以后开始实行。主要指区别于以往重视知识型教育的方针,减少学校内的学习时间和学习内容,提倡重视经验体验。

       之后的30年,孩子们的学习能力逐年下降,进入2000年后,已有相当多的社会声音质疑宽松式教育。到了2004年,OECD学生学习掌握程度调查、国际数学·理科教育调查显示日本的分值低到无法视而不见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做什么新决定或是改变旧习惯都采取谨慎再谨慎的日本,这些危险信号并没能令政府当机立断。到了2007年,OECD的调查显示日本分值进一步在下降,这才令日本政府真正动起来,着手修正宽松式教育体制。次年的国际数学·理科教育调查,日本分值终于停止下滑了。

       我们中国网民曾经普遍叫好过的,所谓充满人性,童年就得愉快玩耍的日本宽松式教育,它的出现可不全为了高大上的人性情怀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的中曾根政府推进“公共教育民营化”,什么意思?从国家大包大揽走向民间运营,这里需要钱,涉及盈亏。缩减学校内教育的学习内容和时间,等同于缩减成本开支。


       悲催的是,光靠义务制公立教育的学习内容,并不能符合高等教育机构的入学学力。而竞争社会里,除了天生投好胎,剩下最大众的生存法则就是求学,于是孩子们的实际学习重心由校内转向校外。


       校外补习班私塾的开销不菲,建立在一个家庭的经济条件基础之上,说白了,拼的是钱。

  单是参加小升初,需要花费的补习班费用:

  有经济能力的家庭,可以把普通资质的孩子再往上托一把;没有经济能力的,只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孩子自身资质上。这样的后果,导致有钱人家的孩子能接受良好教育→占据社会竞争优势→持续优势传递给其下一代;没钱人家的孩子难以接受良好教育→处于社会竞争劣势→持续劣势传递给其下一代。

  觉醒的人们开始呐喊:“宽松式教育是愚民政策,阶级差异化政策。”    

  日本为宽松式教育付出的代价不仅在于调查数据上的分值低下,还在宽松式教育下成长起来的“宽松世代”。他们出生于日本泡沫经济最亮丽的阶段,有前人栽树的庇护,生活富裕不愁衣食。上学时赶上宽松式教育制度,不用像前人那样刻骨学习。等到毕业找工作时,日本泡沫经济破灭,整个国家陷入经济不景气,于是他们赶上了最严峻的求职冰河期。


  新一代的宽松世代相比较他们,社会环境或许有所好转,而新一代性格中的软弱、缺乏斗志坚韧、不喜挑战,又成社会新隐患:一个国家的未来,交在这样的接班人手里,不要紧吗?

  教育本应该是国家予以每一个公民最公平的福利,通过接受教育,我们获取受用一生的生存技能。通过接受教育,我们当中有多少人因此而改变命运,成为向前向上行走的通行证。当传出中国教育改革将取消高考英语,微博上下一片欢腾时,有多少人会心疼,曾经坐在学校里免费学,将来想学得自己掏钱在外面学?

 

隔三岔五亦正亦邪日本八卦一箩筐

转载约稿请洽作者,「這里是東京」でした。

微信号:HEREISTOKYO 或扫描二维码关注